风软一江水

【驷鞅】??也许是一个膜的脑洞

写这个,是受到一位太太的巨大影响。暴风哭泣。驷鞅为什么这么虐。。。字句都是刀,刀刀都见血。
自己撸的膜文如下。(总之还是放出来了。。。)
……
……
【背景可能是驷儿死了以后】
【可能还有下篇Σ(゜゜)】
【撞梗可以但绝不是抄袭】
……
……
这是一个游荡在莽莽人世的魂魄的独白。

很多话都语无伦次,甚至像是颠倒错乱的喃喃。

他的声音被长久的惶惑与狂乱所撕裂。

“……很久之前的事情了,也许我应该忘记,但是既然存在过,他们就不会被剥离。

连死亡也不能。

……

最近的记忆是在死亡之前。在我看到那些竹卷后,我意识到,这也许是命运的暗示。

在您走后我竭尽全力地避免和您有关的回忆,但它们还是出现了。

带着卫书风格的篆体。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样的字。墨迹已经因为久远而模糊。其实我辨不清是不是由于泪水。我想可能我哭了。

那些墨字如刀锋扎透我的眼目。

太医说我需要静养。我不见任何人,任何熟悉的面孔都会让我受到刺激而咆哮。我的癫狂在最后的日子里越来越不可控。我让所有人恐惧。我从他们眼里看到怜悯。

怜悯一个君王,是的,怜悯。

此时我没有被冒犯的暴怒,死亡已经如影随形,在我耳边吹出它冰冷潮湿的气息。躺在木榻上,我掖住自己的喉咙,软弱无力的喘息。瑞金香笼上的轻烟拂动银钩上沉绯色的帐幔,柔软的朱红锦毯一阶阶滚铺满玉台。我的眼前永远不远不近横陈梦寐中的幻影,关于那个俯下身来的憧憧的白衣影像。

逐渐挨近的模糊的温热气息,不带一点笑意的清明的眼睛。

是您。

您有那样一双眼睛。

我想看看您不面对我的样子。就像用指尖轻轻蘸入被压抑的涌动的热流。我放纵自己的妄想。在我最深的梦境里,那个不可启齿的隐秘愿望终于浮上水面。

可是,您在拥抱着谁……呢。

您的眼里有一点迷蒙而冷峻的光。我觉得在这刻甚至吐字都这样艰难。我在宫闱中辗转,在嫣红交错的光影榻上流连。但从来没有一个时候,我的指尖这样发烫,我的心跳动如垂死时的困兽之挣,像冰脉在断流前最后的裂响。

我的声音突然柔软含糊,像被涨潮的水流淹没了。

(假如那个人是我)

时间倒回到我犯法的那一年。

我不断对自己说我是罪有应得,但我不能欺骗自己。我深信自己其实可以真正清白,我深信如果时光倒流回那个致命的日子,我一定会用尖刀反复扎透我的手掌,直到血肉模糊。

我绝不会再做出那件事。

您的冷静比公父的暴怒还要让我颤栗。我本来以为我不会惧怕任何东西,我已经足够强大,但是我没有明白——

直到剧痛楔入我骨髓深处。您宣读我罪行时的声音。

在被流放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,耻辱和恨意像电流抽打我的背脊。我无法说我不恨您,但这种恨意里有多少是求不得的欲望。也许还有爱意,但可怜可怜我吧,我究竟不知道爱是什么。

我甚至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想要说的。就像我总是表现出狂暴的面孔面对我患得患失的感情。当我竭力展示我的温情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厌恶和惶恐。我知道他们也是这样想。我也对您微笑,那时一切都浸在疼痛的冷流中。但我愿意勉强忍受着。

是的,连疼痛也有甘美。

然后是十五年。

我这些年的过往,都是在血和泪中淌出来的。我是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,才走到今天这一步。这些代价很大一部分都由您亲手赐予,但如果这是被您所正视的必须,我想我愿意去领受。

十五年的时间还是太长了。我终于明白,我不可能超越公父,连企及都不可能。我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能用双手去得到爱。于是我用金钱,用权势,用粉饰的温存。坐在朱绒高座上俯视广袤的渭河平原的时候,我的目光越过我众多的俘虏,眺望着人群之外的您。

那时候您已不在。

但在我纷乱的梦境里,在我被黑白击碎的噩梦之中,永远有您的身影。那时候,您在笑着。

您能再看我一眼。

这就足够。”

《好梦留人睡》「快穿」「梦境梗」〖我为何管不住自己造雷的手〗

Highlight

BL自制#
主角直男属性#
主现代娱乐圈#
作者开车很皮#
兄有弟攻系列#
万人迷自带光环腹黑攻×缺乏光环暴躁很皮受ʕु•̫͡•ʔु ʕ•̀ω•́ʔ
「什么鬼」

楔子
陈音(我看来是想不出其他主角名了)在娱乐圈兢兢业业混了十年,终于涨到了一万粉——

他清早打开微博一看,快乐的连回笼觉都忘记睡了。
在关掉微博前,微博榜单上的一条最热新闻,还是吸引了他的视线。
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,陈音下意识蹙眉撇嘴。
【「重磅!」陈天王西西里度假归来,机场与神秘女子亲密互动】
呵呵。
大家都姓陈,也是一个妈生的,但人家就是陈天王,他一般被称小陈。
这天差地别的待遇。
虽然很不爽,但陈音还是照例皱着眉看起了底下评论。
@陈琅我男神:啊啊啊!我家男神终于回来了!👍🏻253
@琅琅如君子:我家琅琅是我的谁也抢不走!👍🏻365
@一笑酌酒入花丛回复@琅琅如君子:呸呸呸,明明是我家老公,尔等何人,敢在此口出狂言!(•̀へ•́╮)👍🏻633
@何必一厢旧梦悠悠:今年第五个绯闻妹子了!虽然琅琅好渣但是就是好爱他啊啊啊::ೖ(⑅σ̑ᴗσ̑)ೖ::
……
……
陈音看的心头冒火,他简直是没事给自己找不痛快嘛。呸,他这个哥哥有什么好处,把这么多妹子迷的五迷三道的,生活不检点,风流帐一屁股,动不动毁约闹脾气,就这样偏偏还红的发紫。对比他,出道十年,巅峰时期居然还是在儿童节目当小主持的时候,如今简直混的惨不忍睹,下个月房租都交不起了。
陈音那个叫不服,他有才华有容貌,为人又洁身自好守身如玉,二十三年来愣是一次都没谈过恋爱。论演技,他也绝对不比陈琅差,关键是从来没机会给他展示啊!陈音记得上一次接剧本,对方让他演个【深爱皇帝而不得最终为了救皇帝幸福而死】的太监,他差点把电话挂了,但想想笔记本坏了没钱修……不能看片,还是窝窝囊囊同意了。
结果这烂片播出收视率极低,居然还被他那日理万机的毒舌老哥看见,特地打了电话来狠笑了他一回。
“小音,怎么,是没米下锅了,还是——”电话那头的低沉的男声忽然往下压了一分。“喜欢这种角色?”
陈音:“……我去你妈的……”
“我录了音,回去给妈听听,说小音现在翅膀硬了,骂您老人家呢。”
陈音:“……”
滚球吧!陈音忿忿地摔了电话。像老子这种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正人君子,人称上戏小男神音院一枝花,好歹接个古代文人士大夫的角儿啊。关键他实在是穷,又碍于面子死活不肯和家里人说,才这么纡尊降贵地……
他绝对不能让人知道他混的比他哥差!
陈琅:是,没人知道,因为根本没人知道你混的怎么样。
陈音一想起这句话,就如同踩到了猫尾巴一样炸毛。
……
他现在正在考虑要不去车站卸煤什么的,不凭才华吃饭,他可以靠体力……
起床刷了个牙,陈音看着镜子里的人,温和无害的包子脸,白皙柔软的皮肤,一蓬乱七八糟的头发,顿感气闷。

「反穿」四〖上〗【我可能是假的高三生】

陈音看不见来者,可听得出这悲怆的小语调。你们聊你们聊,我回去背政治了……
冷不防一股大力从后袭来,他凭空被人扼住了咽喉。身后的声音含恨切齿,似乎要生生撕下他的皮肉。
“陈音!你怎么还有面目,出现在我面前!”
来人出手甚重,喉骨轻微的喀喀一响,剧痛直接印到脑子里。陈音挣扎不开,想想自己中道崩殂在高考前一天,实在是太鬼畜了。
好在洛水静反应过来,奔上去抓住对方胳膊。
那人睁眼见一见她,声音抖起来。“昭邯公主,您……您怎么也……”
洛水静听不见他说话,但看的分明眼前人神情。趁对方失神,连忙把表哥从手下抢出来。
那人一愣,还要上前,颤声:“您……您……就是他陷害了商君……!”
陈音好不容易回过气,挣扎道:“你你你你不要血口喷人……劳资又tm不是秦国人怎么害他……”
那人怒目圆睁:“大司农陈阳之子陈音,你敢指着自己的心说没有!”
感受到身前几乎凝结为实质的杀气,陈音沧桑的说:“大哥,冤枉。”

「反穿」一见商君误终身(三)〖下〗【短小篇( ˶˙º̬˙˶ )୨"】

洛水静感受到卫鞅的目光,很沉静,带着让人避无可避的探寻。
虽然不知道原因,她还是充满了不可言说的快乐。。。。在这快乐的驱使下,她鼓起勇气,很诚恳地向卫鞅看去。
“商君,第一次见面,您要不要吃点什么?”
陈音立马打哈哈:“可别,家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刚买的凉皮,预备当夜宵的。”
他平时背背历史选修,也只知道商鞅和秦孝公变法二三事,对于眼前这位“看不见的客人”,心里并没多大敬畏感。
不过,历史书讲商鞅变法标题下一句话他倒是记住了——
〖那么,这位以一己之力,搅动人类历史浩荡长河的人,究竟是如何……〗
陈音:……噗,这鬼畜的描述。
洛水静一脸严肃:“老哥,咱们可是专门接待人间大人物的地方,你怎么这么小气?万一被阎王爷知道了,肯定把你撤职。”
陈音:……不就是家里来个鬼魂吗,老妹也真会给自己加戏……还阎王爷呢我哈哈哈哈……
耳边猛响起的一声巨响硬是把他的笑震了回去。
这一声没有刚才那么响,但足够把人吓得虎躯一震。陈音的表情还没缓过来,就看洛水静朝着虚空双手一笼抱了个拳。
“……”
卫鞅神情一肃。
在他们眼前【陈音看不见的地方】,站着一个衣衫破烂,满面尘霜的人。他眼窝深陷,头发蓬乱,似乎是很久没有休息。在那张伤痕间杂的面容上,有一道刀疤贯穿整个鼻梁直到眼下,像火焰把整个五官都吞噬了。
见了卫鞅,那人嘴唇动了动,眼泪夺眶而出。
“商君。”

「反穿」一见商君误终身【我为何暗搓搓写了点驷鞅(ÒωÓױ)】

当陈音和自家老妹确认过了当前形势后:他们终于沉痛的发现了这样一个事实。

第一,陈音是真的看不见卫鞅。
第二,他老妹能看见,然而听不见他说话。
第三,他们的交流实在太困难了。
具体情况是这样的。

陈音【朝着虚空】:“……啊哈哈,那什么,您,商君……(到底该叫什么),您到这里多久了?”
卫鞅:“……刚才。”另外,你目光看的根本不是我站的方向。
洛水静【着急的】:“老哥!他说了什么?”
陈音:“……他说他刚才才到这里。”
洛水静眼睛一亮:“商君,你家君上呢?”
卫鞅:“……没有见到。”什么叫他家君上……听起来怪怪的。
洛水静【继续着急的】:“老哥!他说了什么?”
陈音:“……他说没有见到……要不要我给你们拿纸笔来,这个操作太麻烦了,我觉得我就像一个同传箱①……”
卫鞅想了想,道:“也好。”
可能以前处理公务那种注重时效的习惯还保持着,他也觉得这样有点麻烦。
主要是效率太低。
但——
洛水静挠挠头:“我不会写小篆啊。”
可能是因为和她有目光交流,卫鞅对这个小姑娘的一举一动都格外注意。他隐隐觉得这张朝气蓬勃的面庞,和记忆中的逐渐重合起来。
当洛水静做了一个下意识掠鬓发的动作的时候。
……
很像。
卫鞅对于自己的记忆从来没有怀疑。那些从视野中刹那浮光掠影的面孔,每一张他都清楚的记得。包括刑场之上,围观者畏惧瞪大的双眼,握拳叫喊的青年,以及意识残存的最后一霎,远天茫茫中,那个跌撞踉跄奔来的身影。
昭邯公主……?②
他差点脱口而出。
他愧对嬴氏一族的所有人。唯一没有辜负的,只有君上。他能给予荧玉的只有亲情,而连其他哪怕一点点的感情,都不能再给这个女孩。
昭邯公主。
……
……
昭邯从小就知道,她和她的王兄,怀有同样隐秘的不可启齿的心思。
只是,她可以将一切都毫无保留乃至肆无忌惮地表露出来,而王兄,却只能将那个人推的更远。
她不能让他爱自己,但至少可以得到他的感激,他带有温情的怜悯。
王兄不能。
永远都不能。
王兄醒时梦里都忘不掉的那个名字,是一声呼唤,来自那个人,来自他一个人的妄想。伴随着渭水的冷流温柔涨起,拥抱他最初与最终的不敢。

「反穿」一见商君误终身(二〖下〗)【我为何高考前更新ヘ(・_|】

【还是人设太鬼畜了。,。我的心中酝酿着滚滚长河鸿篇巨制。。。然而十分短小。】
……
洛水静哈哈大笑:“老哥,不要装了,这位是谁呀,长得真好看。”她把陈音掀到沙发凳子上坐着,大大方方地朝卫鞅伸出手,补救微笑:“你好。”
陈音惊恐的看着老妹朝虚空伸出手……
他和洛水静都觉得对方是在开玩笑。
但是,他听到了一声清晰不过的话音,四周的凉意水一般淙淙漫过来。
洛水静一脸呆滞地转头问他:“哥,我怎么听不到他说了什么?”
陈音呆滞道:“……我听到了……他说,他叫商鞅。”
洛水静:“……商……商鞅?是商君?卫鞅?”
“……”卫鞅虽然不明白他们的反应,但他听得到二人的对话。他的肃慑之名,在当时确实有闻,但还不至于死后也令人怕到这个地步。
陈音腿肚子发抖,话都轻飘飘的。
“他说他是秦国的那个商鞅……”
洛水静脸色由白转红,一双眼睛亮的惊人。
她喜极而泣,猛一转头快乐地抱住陈音。
“青山松柏!”
陈音:“……”
卫鞅:“……?”

「反穿」一见商君误终身(二)【仍然十分鬼畜๑乛◡乛๑】

……
陈音坐在玄关处的小沙发凳上,突然觉得浑身的寒毛立起了一半。这种感觉很奇异,好像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窥视他。
其实不是暗处,而是在他正前方。卫鞅就站在距离三步之远的地方,微微歪头打量着他。既然生前身后了无牵挂,他也不会再惧自己死后来到了何地。
只有一个名字,像一片荇叶浮摆波沉,不断幽微地伤及他的多情。
他忘不了那个人。
……
陈大少爷依然在苦恼,以至于连鞋柜里都找了一遍。他趴下来努力翻柜子的时候,卫鞅还惊了一惊,因为对方圆圆的黑脑袋差点钻到他袍底。他也因此确信,对方真的看不见他。
“……”陈音吸吸鼻子。刚才他就有点发现了,身旁淡淡浮着一缕似兰似梅的冷香,不可名状。
好可怕。陈大少爷突然感到了一阵莫名的恐惧。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永远不近不远地跟着他。他蹦起来,差点又撞到卫鞅,以超乎人类的速度奔回了房间。
卫鞅静静立在原地,听见房门关阖的巨大声响,忽地浮起一个浅淡微笑。
看来……他是吓到对方了。
……
正在此时,手机上冒出了一个来电。
陈音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把那块扁平的长方形玩意拿起来,上面显示了自家表妹的名字。
……还好,不是什么空白号码未知城市……
“喂,老哥啊!你在家吗?”
他表妹嗓门巨大,打苹果❌的接听效果和老年机差不多,要是开个外放,这一声连山海关都能听见。
陈音把手机离开耳朵三尺。
“洛水静,你又要借钱?”
他说话罕见低的轻不可闻,洛水静奇道:“哇(σ゚∀゚)σ,哥呀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淑女?没啥事儿,我就想来看看你。”
“你在哪儿,我去接你。”
“不不不,我在楼道里,声控灯从底楼亮到十楼,不害怕,而且马上就敲门啦。”
我的老天!陈音扔掉手机拔腿奔向门口,唯恐她伸手敲门。但还是晚了一步,大门发出巨大的蓬蓬声,仿佛外面有一个斯拉夫巨人在砸门。陈音三步并一步冲过去,这一刻,他的胳膊肘好像撞到了什么温暖的东西。
“……”
卫鞅揉揉被撞到的右肩。
门开了,卫鞅和陈音一起朝门口望去。一个短发蓬松,高高挑挑的妹子,笑的见牙不见眼,一手撑着门框站着。
洛水静把目光从陈音身上溜出去,望向身后。
突然,她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快乐喊声:
“啊哈!老哥,你什么时候带人回来玩cosplay啦?”
???
听闻此言,二人都是一愣。
陈音:“……哪哪哪哪有人?我我我怎么没看见?”
卫鞅:“……”

「反穿」一见商君误终身(一)【绝对不是刀因为很鬼畜(≖ᴗ≖๑)】

作者老司机,开车有保证( •̀ω•́ )✧
我写的很鬼畜,可能是因为我不放刀(๑•̀ㅂ•́)و✧
人物设定可能也很清奇???【试水】
楔子
高三党陈音老司机正在看段子。

「人生」就是一个极其不讲理的游戏:
①不能存档/读档;
②有的BOSS不论怎么努力都打不倒;
③大神级玩家太多,特别是人民币玩家强到发指;
④剧本无比复杂,且荒唐不合逻辑;
⑤几乎所有的道具都收费;
⑥人物设定有严重缺陷,竟然没有人爱主人公;
⑦主人公画得太太太太丑了。
……
有道理。陈音点点头,放下手机准备开始背政治。
突然,他听到身后的房门外传来一声巨响。
这个声音,除了电冰箱和油烟机爆炸以外可能没有什么能发的出来。
当然,不会是煤气爆炸,因为陈音并没有被气流轰出窗外。
……
吓得劳资一哆嗦。陈音迅速扔下政治冲出房外,想看看到底是啥炸了。但整个屋子里静得可怕。四壁的黑暗沉沉压下来,只有玄关处有一点霏微的光,像悄然栖了一尾银白的细鳞鱼。尽管房中没有人,但从渺远的广阔的四周,似乎传来他所感知不到的轻声的窃语。
“这……就是死后的场景么。”
那人峨冠束发,雪白的袍裾如云朵般层叠曳起,行立之间,稍显出其下深青墨带的楦履。他还是年轻的面容,眉眼仍清朗如澄明的远山,唇边却含着一缕悲喜不分的笑,似已历尽了人世风雪满纸苍茫。
望着眼前情景,他微蹙眉尖。
陈音从他身边匆匆走过,似乎没有看见他。
“奇怪,哪来的巨响,吓死老子啦。”
十八岁的陈大少爷,踩着人字拖,蓝色小熊睡衣解了三颗扣子,走起路来稀里哗啦带风响。
卫鞅抬眼望向他,那一眼风华绝代,普天下的水都在他眼中荡开。
……
——青山似乎还没有出场ヘ(・_|反正他俩是主角~

【挂抄袭】起点文《走进修仙》大篇幅复制黏贴抄袭我本人的科普及同人武侠作品(内有调色盘)

柴郡猫:

莲海:



微博上见了,lofter再转一下。如果没记错,这好像也抄了《上帝掷骰子吗》。




三月雨:







江云逋:















支持原创作者。抄袭的删文道歉是应该的
















小熊的玩具屋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请首页各位帮我转一转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半夜三更开开心心搜一下自己的同人武侠AU设定,结果跳出来一篇起点文叫《走进修仙》,我的心情也是很日了dog。就目前来看,被抄袭的很可能不止我一个人,更多调色盘准备上线中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由于担心对方作者改文锁文,存档一下他的这几章原文网页图片 。O网页链接  O网页链接 O网页链接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顺带放一下我自己发表原文的果壳链接存档对比发表时间~《没有人觉得二战时的物理学家很萌吗?》系列O网页链接 《数学武侠小说片段》O【已弃疗】如何愉快地把数学写成武侠小说,#...